首页 >娱乐

2014版地方经济答卷新常态下的版图裂变

2019-06-14 23:50:32 | 来源: 娱乐

2014版地方经济答卷:“新常态”下的版图裂变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梳理,2014年的中国区域经济,无论是各区域板块的发展特征,还是区域内,乃至省内的经济结构,均发生了巨大的变化:2007年经济增速开始出现的东中西部阶梯式格局被打破:东部已经不再是增速慢的区域,而过去增速较快的东北地区在2014年全年未能止住增速的回落。

2014年地方经济的答卷只可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梳理,2014年的中国区域经济,无论是各区域板块的发展特征,还是区域内,乃至省内的经济结构,均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2007年经济增速开始出现的东中西部阶梯式格局被打破:东部已经不再是增速慢的区域,而过去增速较快的东北地区在2014年全年未能止住增速的回落。

就具体省份而言,此前三季度一直是全国增速的黑龙江,全年数据虽不再是垫底,但也仅以5.6%的增速成为了倒数第二。山西经济以4.9%的增速,位居末。同处东北地区的辽宁以5.8%的增速,为全国倒数第三。

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为了适应整个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步入到中高速的新常态变化,山西、黑龙江、辽宁都将2015年的经济增速目标调到6%,这比全国预计的7%增速还要低。

而根据陆续召开的地方两会公布的经济运行目标,2015年各地对经济发展所持的观念和态度普遍出现大转折。一个典型的例子是,2014年全国无一个省市自治区完成全年经济增速目标,与此同时,2015年各地普遍下调经济增速。30个地区,除了西藏仍保持12%的经济增速目标外,其他已经公布经济目标的省(市、自治区)一般下调0.5-3个百分点。而正在打造国际经济中心的上海甚至在工作报告中没有设置2015年的GDP预期增速。

对此,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高国力认为,2015年各地的经济可能仍会分化。

其中经济增速较低的地区可能会继续延续放慢的态势,而过去经济较快的地区,能否继续保持快速,则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比如西部一些省份在国家政策支持的力度下,经济还会快速增长,国家对西部投资还会给以支持。但是国家即使进行了投资,是否能带动全社会投资,这还是未知数。 主要的是,西部以市场主导的经济内生动力还待形成。 他说。

重化时代裂变

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发现,2014年以来,各省市、自治区经济的几个省份,具有很明显的特征,即作为资源、能源大省且重化工业比重大。

除了上述增速的山西、黑龙江、辽宁三个省份以外,河北、吉林也以6.5%的经济增速排在后位。

此前2014年前三季度,黑龙江的经济增速一直为全国,而到了第四季度,黑龙江经济才转好,改变了一季度该省经济增速只有2.9%的局面。

黑龙江省确定2015年规模以上工业增速目标为1%,仍低于2014年1.5%的实际增速。2014年同样位于东北的辽宁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为-1.5%,全国。

对此,中国区域经济学会秘书长陈耀认为,从2014年各个省的数字来看,过去重化工业拉动经济增长的时代已经结束,目前经济增速的几个省份,都与重化工业比重大有关。

从2003年开始,由于能源、资源需求量大,各地出现拉闸限电严重的情况,相应原材料行业也得到了发展,因此这些产业比重大的省份受益大。 现在是相反了,原来重化工业比重大的省份,经济都受到了影响。

其中,山西是全国着名的产煤大省,而河北持续多年全国钢铁大省。黑龙江则以原油产量大省、持续近40年为年产4000万-5000万吨而出名。

2009-2013年全国煤炭产量大省内蒙古的例子也类似,其发展更有代表性。此前煤炭价格从几十元1吨上升到千元1吨的水平时,内蒙古也出现了经济飞速增长。2002年内蒙古经济增速为13.2%首次为;2003年增速达到17.9%。2004年达到20.5%,一直到2009年整整8年,内蒙古经济增速持续,经济总量从2001年的1713.81亿元,位居从2001年全国第25位,变为2009年的第15位,经济总量达到9740.25亿元。

但是随着2009年煤炭价格暴跌,内蒙古经济增速已经持续下滑,2014年经济增速仅仅为7.8%,位居全国第10名。

此后2010年-2013年天津经济增速持续,分别达到17.4%、16.4%、13.8%、12.5%。但是同样以重化工业为主导的天津经济,也遭遇了重创。2014年该市经济增速为10%,这是统计局官有可查数据(1993年-2014年)的值,首次达到个位数边沿。

天津经济放慢,主要与工业有关,该市规模以上工业从2014年5月以来进入15年以来的首次个位数增长,其中8月仅为6.8%,是历史值。天津工业放慢,与汽车、石化、钢铁等产业受影响有关。

而在2014年的经济成绩单前端是重庆以10.9%的增速首次位居,第二分别是贵州、西藏,经济增速都为10.8%,而新疆和天津则以10%的增速位列其后。

高国力认为,这些经济增速比较快的地区,一是一些经济结构加快调整的地区,仍保持了快速增长,还有的是一些基数比较低的省份经济增速比较快,这些地区得到了国家政策的支持,比如新疆、重庆、贵州等。

不过,高国力认为,2014年经济较慢的地区,2015年仍可能会延续放慢的态势,但是已经发展较快的地区,能否发展很快,仍难以确定。原因是,西部经济发展快后,基数也大了,同时未来国际国内市场面临变化。 一些沿海发达地区,如果国际形势不好,经济也可能受到影响。 他说。

加快裂变的区域格局

随着资源、能源大省经济放慢,中国区域经济格局也发生了重大变化。

其中2007年以来西部地区经济增速快,中部次之、东北再次、东部慢的格局发生了改变。比如从2013年开始,东北地区经济增速慢,而东部地区则快于东北。西部和中部地区整体速度较快,但是也出现了分化。

比如西部重庆、贵州、西藏、新疆增速比较快,但是内蒙古、云南等地经济增速大幅放慢。

其中内蒙古2014年经济增速为7.8%,大幅低于2013年的9%。云南2014年经济增速为8.1%,大幅低于2013年的12.1%增速。宁夏2014年经济增速为8%,也低于2013年的9.8%增速。

至于中部地区,尽管2014年湖北、湖南、江西经济增速分别为9.7%、9.5%、9.7%,河南和安徽的经济增速也达到了8.9%、9.2%,尽管都很快,但是同为中部省份的山西经济,增速只有4.9%。

兰州大学经济学院博导童长凤则认为,现在东部经济转型比较快,而西部主要是靠投资拉动,因此西部经济增速短期内仍可以比较快,但是从长期看仍需要寻找经济新的动力, 搞不好东部也会快于西部 。

东部主要是通过改革来释放经济潜力,这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从长期看,比西部大。 他说。

截至目前,根据各地公布的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2015年经济增速目标的是西藏,增速为12%。该目标与2014年一样。其余的陕西、贵州、重庆、福建的经济目标是10%,新疆是9%。但是也有目标定的很低的。比如四川只有7.5%,青海、宁夏、甘肃只有8%。而山西、辽宁、黑龙江等省份则将经济目标定为6%。

大多数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的专家认为,东北经济可能在2015年还会继续放慢,东部可能相对稳定,但是中部和西部发展是否快,仍要看具体情况。

陕西省社科院学术委副主任张宝通认为,西部有国家的优先政策支持,比如现在 一带一路 强调的是国家向西开放,未来三十年西部会引领全国的经济增长。

但是现在全国经济下行压力大,对下游产业的需求降低。山西、内蒙古产业结构单一,依赖煤炭,受到的冲击更大;东北主要发展大型装备制造业,还有黑龙江,大庆油田产量下降,东北经济如何得以持续发展需要寻找新的动力。

而尽管陕西、重庆也有重工业,但张宝通认为,这些地区有先进的制造业,所以受到的冲击就比较小。

此前黑龙江政府工作报告确定大庆油田将连续每年调减产量150万吨,这将导致全省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增加值若干年连续负增长。为此,该省2015年规模以上工业目标仅仅只有1%。

战略性新兴产业不是法宝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袁钢明认为,现在除了一些资源省发现依靠资源能源不行了,几乎所有的省份发现依赖投资也不行了, 原因一般传统行业和房地产行业都过剩 。

为此,各地都提出要发展新的战略性产业,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 2015年各地政府工作报告,已经不再单纯地要扩大传统的工业投资,但是对于发展战略新兴产业,都有浓重的笔墨。

比如重庆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5年要做大做强十大战略性新兴产业,这包括集成电路、液晶面板、物联、机器人、石墨烯和纳米新材料、新能源及智能汽车、页岩气、MDI一体化、生物医药、环保装备等。

浙江提出要大力发展信息、环保、健康、旅游、时尚、金融、高端装备制造等七大产业,把发展以互联为核心的信息经济作为重中之重。

北京提出做大做强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新材料、航空航天、高端装备制造业创新发展。支持云计算与物联、移动互联等融合发展。

宁夏提出谋划一批精细化工、装备制造、轻工纺织、现代物流、云计算、大数据等产业项目。

新疆提出抓好新材料、生物制药、电子信息等新兴产业发展。抓好云计算数据中心、亚欧信息高速公路等建设。

袁钢明认为,中西部还是要发挥资源优势,不能一味学上海、深圳发展高新科技。 传统产业也是可以改造升级,延长产业链的。像新疆、西藏和内蒙古,资源优势还没有充分发挥,总的来说各地还是要依据本地区的基础和优势制定发展道路。

而根本的是各地的发展需要创新。袁钢明认为,深圳目前发展创客模式,有特殊的优势,像华为这些企业,都是以创新来生存的。但是武汉、北京虽然有科研优势,但是缺乏商业先导的活力, 像武汉缺少民营企业,北京中关村有许多民营企业,但国家政府、机构占主导地位,缺少市场活力。 他说。

高国力则提出,目前提出的战略性新兴产业过于类似。他认为,各地要根据具体情况来定发展什么产业,即使是云计算等,也要考虑发展那一个环节好。 否则像过去二十七八个省市自治区要发展汽车支柱产业,其实只有上海、武汉、长春、西安和重庆等少数地方发展的可以。

战略性新兴产业不要求全,可以围绕一个产业联各地分头分工培育,避免重复建设。 他建议说。

此外,目前经济增速放慢的不少地区,与工业比重大,服务业比重小有关。比如2013年山西、内蒙古、辽宁等第二产业比例偏大一般都在50%以上,而第三产业比例则很低,像辽宁只有38%左右。为此,很多专家认为,工业比重大的省份可以大力发展服务业。

不过,西藏是个另类,不能学习。2013年西藏的第三产业比例达到了50%以上。该地第二产业比例才三成左右。西藏民族大学财经学院教授狄方耀指出,尽管消费对经济贡献大,但西藏经济总量小,今年国家要加快西藏的铁路建设,西藏定12%的全国经济增速目标,要实现起来难度也不大。

中医
微信公众号怎么开店
养气安神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