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

湖南留守姐弟落水溺亡曾称要去大城市找妈妈

2019-02-03 04:03:00 | 来源: 时尚

湖南留守姐弟落水溺亡 曾称要去大城市找妈妈

[]

7月5日,湖南衡南县向阳镇资富村两姐弟溺亡。姐姐何佳怡10岁,弟弟何佳诚6岁。

当晚10点04分,两姐弟的父亲何华元接到姨父:家有变故,父亲摔伤,情况危急,赶紧回乡。他不知道,姨父口中的“摔伤”是无奈的谎言。

7月4日晚,祖孙4人在一楼堂屋看电视,佳怡告诉奶奶廖社良,她的表带断了,想换块新手表。这块表是姑姑两年前给她买的,12元。廖社良看到手表还在转动,就让孙女将就着戴到年底,等姑姑过年回来再买新的。

看完电视后,佳怡用剪刀在表带上戳了两个小洞,再用橡皮筋套进去,将表带连接好,开心地戴在手上。直至生命一刻,小佳怡左手腕上还戴着她心爱的粉红色卡通手表。只是,时间永远停在了7月5日晚6点56分。

两天后的7月7日上午,黄狮小学发放期末通知书,何佳怡获得全班第二名,还获得一张奖状。

何华元说,他近年内不敢再成家,“既不敢放慢赚钱的步伐,又不知如何为后代构筑一张安全。”

这个32岁的男人有妻离之苦,更有丧子之痛。“我从来没有和孩子们说,我有多爱他们。”何华元抱头痛哭。6日,他在上写下一条心情动态:青春并不忧伤,却被我们演绎得如此凄凉。

7月5日,像往常一样,佳怡早早起床去厨房烧火煮绿豆粥。佳诚帮奶奶挤好牙膏,也去帮忙拾柴。

近几日,家里每天都煮一大锅绿豆粥。当天中午休息时,奶奶廖社良剥了一斤红豆,准备次日早上煮稀饭。“佳佳说她吃绿豆都快吃腻了,从来没吃过红豆粥。”

晌午时分,廖社良还打给在镇上陪读的妹妹,让她给孙女捎个粉红色发卡回来。

下午3点半,祖孙4人躺在堂屋地板席子上午睡。4点半,爷爷何公社起身去做事,孙女往他嘴里塞了一块西瓜。

晚上7点20分左右,奶奶廖社良还在烤烟房捆烟草。何公社浇灌完菜田后,回家喂鸭子,没看到两个孙儿,到处去找。

平日里,两个孩子喜欢绕过两条田埂去曾外婆家玩。曾外婆家屋后有一个近2亩大的池塘。数十年来,村民都在塘边洗衣服。这两年,天干地旱,农田灌溉用水不足,村里把池塘挖深了半米。

何公社沿着池塘走了一圈。他看到岸边有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佳怡的粉红色新裙子、一把洗衣刷和一瓶洗衣粉。佳诚的塑料拖鞋摆放在旁边。这个时候,村里的人大多扎在烤烟房捆烟,塘边少有人经过。

来不及多想,何公社发疯似地跳进塘里,一连呛4口水,水很快盖过他的脖子。他一边呼叫,一边找寻。

夜幕逐渐笼罩着这个小乡村,闻讯赶来的廖社良也钻进池塘。几个男人奋力把两个老人拖上岸。队里老老少少近50人都纷纷赶来,两位老人提着两盏捕鱼灯,20多个年轻力壮的男人扑进塘里,用两张捕鱼同时搜救。

两个半小时后,小佳诚被捞出,光着脚丫。3分钟后,在距离弟弟不足半米的地方,小佳怡也被捞出来。两人均无生命体征。佳怡的左手戴着手表,头上夹满红色发卡,脚上还穿着刚买的新凉鞋。

当晚,亲友把两个孩子用凉席绳索裹好,送到深山里。在诸多偏远农村,未成年小孩意外身亡后,无墓碑、无遗像,一床席子、几抔黄土就垒砌另一个世界的家。

“佳佳肯定是去救失足落水的弟弟,她若是想下塘洗澡,肯定会先脱掉手表和发卡。”事发后,何公社和老伴几度昏厥,连续打了3天点滴。痛苦难抑时,两老就会猛烈撞墙,头上已成片青肿。[1][2][3][4][5]下一页尾页5日22点04分,远在深圳务工的何华元接到姨父从衡阳打来的:家有变故,父亲摔伤,情况危急,赶紧回乡。

匆忙挂断后,何华元急忙买了6日零点21分的返乡车票。6日早上6点多,姑父在向阳镇上等何华元。摩托车顺着无数个弯道转过,清晨的乡间凉风习习,他打了个寒颤。1个小时路程,他一言不发,心中无数遍默念:父亲不能离去。

那日,资富村尤榨组的黎明,并非静悄悄。距家不足30米的土丘处,何华元远远看到亲友乡邻拥堵一团,听到外婆和姨妈呼天抢地地嚎哭。他渐渐意识到,事态严重。姨父一把搂住他,低声说,“华元,你的一对孩子都没了。”这个32岁的男人顿时两腿发软,瘫倒在地。

1997年,何华元初中没毕业就南下务工,一直在深圳一家模具厂上班。2002年,他和同厂的河南女孩常青(化名)恋爱。2003年2月,女儿何佳怡在资富村家里出生。次年4月8日,两人补领结婚证,交了500元罚金。2007年,儿子何佳诚出生。

有了一双儿女后,何华元工作更有动力,他担任了厂里一个小部门主管。然而,好景不长。2010年10月24日,何华元和常青离婚,一双儿女交由何家抚养。

“前妻想带走一个孩子,我不想他们姐弟分开。”这个男人泪如雨下,“早知今日,我宁愿当初让她领走一个。”

为节省往返近千元的车费,一年到头,何华元只有春节才回来。这次回家,他带回了3个旧,“几十块钱一个收购的,能让女儿听歌拍照。”当晚,他在火车上给儿子买了一本数学口算书籍,给女儿选了一套魔力听歌的碟,花了70块钱,“我答应了女儿,过年再买羽毛球拍回来。”

6日,他在上更改了一条心情动态:青春并不忧伤,却被我们演绎得如此凄凉。

这个32岁的男人有妻离之苦,更有丧子之痛。自离婚后,何华元言笑稀少。为重拾家庭温暖,去年何家花了17000元把房子翻新。二楼阳台用彩色瓷砖拼了四个醒目的大字:幸福之家。何华元用多年积蓄在镇上买了套房子,刚交了5万元定金。他寻思着,女儿明年考入镇上中学,读书也方便。而今,“幸福之家”

毁于一旦,意外给何家带来的伤痛深入骨髓。

无人知道,这些揉碎的奖状,曾寄予了孩子寻母的期望。奶奶告诉她,只要好好读书,她就能去大城市里找妈妈。

直至生命一刻,小佳怡左手腕上还戴着她心爱的粉红色卡通手表。只是,时间永远停在了7月5日晚6点56分。

7月4日晚,祖孙四人在一楼堂屋看电视,佳怡告诉奶奶,她的表带断了,想换块新手表。这块表是姑姑两年前给她买的,12块钱。廖社良看到手表还在转动,就让孙女将就着戴到年底,等姑姑过年回来再买新的。

看完电视后,佳怡用剪纸的剪刀在表带上戳了两个小洞,再用橡皮筋套进去,将表带连接好,又开心地戴在手上。和大多数小女孩一样,佳怡爱粉红色。她曾偷偷给自己的T恤剪开一个扣眼,缝上一颗大大的粉红色扣子。奶奶说,这扣子太大,和衣服不搭。

翻开小佳怡的作文本,娟秀的笔迹记录着一个美丽的梦:“我10岁生日到了。随着一阵鞭炮声响,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和姑姑都围着我。爸爸送给我一个铃铛,妈妈送我一件漂亮衣服,奶奶送我一个芭比娃娃,姑姑给我买了双红靴子。爷爷说,前一页[1][2][3][4][5][6]下一页尾页5日22点04分,远在深圳务工的何华元接到姨父从衡阳打来的:家有变故,父亲摔伤,情况危急,赶紧回乡。

匆忙挂断后,何华元急忙买了6日零点21分的返乡车票。6日早上6点多,姑父在向阳镇上等何华元。摩托车顺着无数个弯道转过,清晨的乡间凉风习习,他打了个寒颤。1个小时路程,他一言不发,心中无数遍默念:父亲不能离去。

那日,资富村尤榨组的黎明,并非静悄悄。距家不足30米的土丘处,何华元远远看到亲友乡邻拥堵一团,听到外婆和姨妈呼天抢地地嚎哭。他渐渐意识到,事态严重。姨父一把搂住他,低声说,“华元,你的一对孩子都没了。”这个32岁的男人顿时两腿发软,瘫倒在地。

1997年,何华元初中没毕业就南下务工,一直在深圳一家模具厂上班。2002年,他和同厂的河南女孩常青(化名)恋爱。2003年2月,女儿何佳怡在资富村家里出生。次年4月8日,两人补领结婚证,交了500元罚金。2007年,儿子何佳诚出生。

有了一双儿女后,何华元工作更有动力,他担任了厂里一个小部门主管。然而,好景不长。2010年10月24日,何华元和常青离婚,一双儿女交由何家抚养。

“前妻想带走一个孩子,我不想他们姐弟分开。”这个男人泪如雨下,“早知今日,我宁愿当初让她领走一个。”

为节省往返近千元的车费,一年到头,何华元只有春节才回来。这次回家,他带回了3个旧,“几十块钱一个收购的,能让女儿听歌拍照。”当晚,他在火车上给儿子买了一本数学口算书籍,给女儿选了一套魔力听歌的碟,花了70块钱,“我答应了女儿,过年再买羽毛球拍回来。”

6日,他在上更改了一条心情动态:青春并不忧伤,却被我们演绎得如此凄凉。

这个32岁的男人有妻离之苦,更有丧子之痛。自离婚后,何华元言笑稀少。为重拾家庭温暖,去年何家花了17000元把房子翻新。二楼阳台用彩色瓷砖拼了四个醒目的大字:幸福之家。何华元用多年积蓄在镇上买了套房子,刚交了5万元定金。他寻思着,女儿明年考入镇上中学,读书也方便。而今,“幸福之家”

毁于一旦,意外给何家带来的伤痛深入骨髓。

无人知道,这些揉碎的奖状,曾寄予了孩子寻母的期望。奶奶告诉她,只要好好读书,她就能去大城市里找妈妈。

直至生命一刻,小佳怡左手腕上还戴着她心爱的粉红色卡通手表。只是,时间永远停在了7月5日晚6点56分。

7月4日晚,祖孙四人在一楼堂屋看电视,佳怡告诉奶奶,她的表带断了,想换块新手表。这块表是姑姑两年前给她买的,12块钱。廖社良看到手表还在转动,就让孙女将就着戴到年底,等姑姑过年回来再买新的。

看完电视后,佳怡用剪纸的剪刀在表带上戳了两个小洞,再用橡皮筋套进去,将表带连接好,又开心地戴在手上。和大多数小女孩一样,佳怡爱粉红色。她曾偷偷给自己的T恤剪开一个扣眼,缝上一颗大大的粉红色扣子。奶奶说,这扣子太大,和衣服不搭。

翻开小佳怡的作文本,娟秀的笔迹记录着一个美丽的梦:“我10岁生日到了。随着一阵鞭炮声响,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和姑姑都围着我。爸爸送给我一个铃铛,妈妈送我一件漂亮衣服,奶奶送我一个芭比娃娃,姑姑给我买了双红靴子。爷爷说,前一页[1][2][3][4][5][6][7]下一页尾页5日22点04分,远在深圳务工的何华元接到姨父从衡阳打来的:家有变故,父亲摔伤,情况危急,赶紧回乡。

匆忙挂断后,何华元急忙买了6日零点21分的返乡车票。6日早上6点多,姑父在向阳镇上等何华元。摩托车顺着无数个弯道转过,清晨的乡间凉风习习,他打了个寒颤。1个小时路程,他一言不发,心中无数遍默念:父亲不能离去。

那日,资富村尤榨组的黎明,并非静悄悄。距家不足30米的土丘处,何华元远远看到亲友乡邻拥堵一团,听到外婆和姨妈呼天抢地地嚎哭。他渐渐意识到,事态严重。姨父一把搂住他,低声说,“华元,你的一对孩子都没了。”这个32岁的男人顿时两腿发软,瘫倒在地。

1997年,何华元初中没毕业就南下务工,一直在深圳一家模具厂上班。2002年,他和同厂的河南女孩常青(化名)恋爱。2003年2月,女儿何佳怡在资富村家里出生。次年4月8日,两人补领结婚证,交了500元罚金。2007年,儿子何佳诚出生。

有了一双儿女后,何华元工作更有动力,他担任了厂里一个小部门主管。然而,好景不长。2010年10月24日,何华元和常青离婚,一双儿女交由何家抚养。

“前妻想带走一个孩子,我不想他们姐弟分开。”这个男人泪如雨下,“早知今日,我宁愿当初让她领走一个。”

为节省往返近千元的车费,一年到头,何华元只有春节才回来。这次回家,他带回了3个旧,“几十块钱一个收购的,能让女儿听歌拍照。”当晚,他在火车上给儿子买了一本数学口算书籍,给女儿选了一套魔力听歌的碟,花了70块钱,“我答应了女儿,过年再买羽毛球拍回来。”

6日,他在上更改了一条心情动态:青春并不忧伤,却被我们演绎得如此凄凉。

这个32岁的男人有妻离之苦,更有丧子之痛。自离婚后,何华元言笑稀少。为重拾家庭温暖,去年何家花了17000元把房子翻新。二楼阳台用彩色瓷砖拼了四个醒目的大字:幸福之家。何华元用多年积蓄在镇上买了套房子,刚交了5万元定金。他寻思着,女儿明年考入镇上中学,读书也方便。而今,“幸福之家”

毁于一旦,意外给何家带来的伤痛深入骨髓。

无人知道,这些揉碎的奖状,曾寄予了孩子寻母的期望。奶奶告诉她,只要好好读书,她就能去大城市里找妈妈。

直至生命一刻,小佳怡左手腕上还戴着她心爱的粉红色卡通手表。只是,时间永远停在了7月5日晚6点56分。

7月4日晚,祖孙四人在一楼堂屋看电视,佳怡告诉奶奶,她的表带断了,想换块新手表。这块表是姑姑两年前给她买的,12块钱。廖社良看到手表还在转动,就让孙女将就着戴到年底,等姑姑过年回来再买新的。

看完电视后,佳怡用剪纸的剪刀在表带上戳了两个小洞,再用橡皮筋套进去,将表带连接好,又开心地戴在手上。和大多数小女孩一样,佳怡爱粉红色。她曾偷偷给自己的T恤剪开一个扣眼,缝上一颗大大的粉红色扣子。奶奶说,这扣子太大,和衣服不搭。

翻开小佳怡的作文本,娟秀的笔迹记录着一个美丽的梦:“我10岁生日到了。随着一阵鞭炮声响,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和姑姑都围着我。爸爸送给我一个铃铛,妈妈送我一件漂亮衣服,奶奶送我一个芭比娃娃,姑姑给我买了双红靴子。爷爷说,前一页[1][2][3][4][5][6][7][8]下一页5日22点04分,远在深圳务工的何华元接到姨父从衡阳打来的:家有变故,父亲摔伤,情况危急,赶紧回乡。

匆忙挂断后,何华元急忙买了6日零点21分的返乡车票。6日早上6点多,姑父在向阳镇上等何华元。摩托车顺着无数个弯道转过,清晨的乡间凉风习习,他打了个寒颤。1个小时路程,他一言不发,心中无数遍默念:父亲不能离去。

那日,资富村尤榨组的黎明,并非静悄悄。距家不足30米的土丘处,何华元远远看到亲友乡邻拥堵一团,听到外婆和姨妈呼天抢地地嚎哭。他渐渐意识到,事态严重。姨父一把搂住他,低声说,“华元,你的一对孩子都没了。”这个32岁的男人顿时两腿发软,瘫倒在地。

1997年,何华元初中没毕业就南下务工,一直在深圳一家模具厂上班。2002年,他和同厂的河南女孩常青(化名)恋爱。2003年2月,女儿何佳怡在资富村家里出生。次年4月8日,两人补领结婚证,交了500元罚金。2007年,儿子何佳诚出生。

有了一双儿女后,何华元工作更有动力,他担任了厂里一个小部门主管。然而,好景不长。2010年10月24日,何华元和常青离婚,一双儿女交由何家抚养。

“前妻想带走一个孩子,我不想他们姐弟分开。”这个男人泪如雨下,“早知今日,我宁愿当初让她领走一个。”

为节省往返近千元的车费,一年到头,何华元只有春节才回来。这次回家,他带回了3个旧,“几十块钱一个收购的,能让女儿听歌拍照。”当晚,他在火车上给儿子买了一本数学口算书籍,给女儿选了一套魔力听歌的碟,花了70块钱,“我答应了女儿,过年再买羽毛球拍回来。”

6日,他在上更改了一条心情动态:青春并不忧伤,却被我们演绎得如此凄凉。

这个32岁的男人有妻离之苦,更有丧子之痛。自离婚后,何华元言笑稀少。为重拾家庭温暖,去年何家花了17000元把房子翻新。二楼阳台用彩色瓷砖拼了四个醒目的大字:幸福之家。何华元用多年积蓄在镇上买了套房子,刚交了5万元定金。他寻思着,女儿明年考入镇上中学,读书也方便。而今,“幸福之家”

毁于一旦,意外给何家带来的伤痛深入骨髓。

无人知道,这些揉碎的奖状,曾寄予了孩子寻母的期望。奶奶告诉她,只要好好读书,她就能去大城市里找妈妈。

直至生命一刻,小佳怡左手腕上还戴着她心爱的粉红色卡通手表。只是,时间永远停在了7月5日晚6点56分。

7月4日晚,祖孙四人在一楼堂屋看电视,佳怡告诉奶奶,她的表带断了,想换块新手表。这块表是姑姑两年前给她买的,12块钱。廖社良看到手表还在转动,就让孙女将就着戴到年底,等姑姑过年回来再买新的。

看完电视后,佳怡用剪纸的剪刀在表带上戳了两个小洞,再用橡皮筋套进去,将表带连接好,又开心地戴在手上。和大多数小女孩一样,佳怡爱粉红色。她曾偷偷给自己的T恤剪开一个扣眼,缝上一颗大大的粉红色扣子。奶奶说,这扣子太大,和衣服不搭。

翻开小佳怡的作文本,娟秀的笔迹记录着一个美丽的梦:“我10岁生日到了。随着一阵鞭炮声响,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和姑姑都围着我。爸爸送给我一个铃铛,妈妈送我一件漂亮衣服,奶奶送我一个芭比娃娃,姑姑给我买了双红靴子。爷爷说,前一页[1][2][3][4][5][6][7][8][9]下一页5日22点04分,远在深圳务工的何华元接到姨父从衡阳打来的:家有变故,父亲摔伤,情况危急,赶紧回乡。

匆忙挂断后,何华元急忙买了6日零点21分的返乡车票。6日早上6点多,姑父在向阳镇上等何华元。摩托车顺着无数个弯道转过,清晨的乡间凉风习习,他打了个寒颤。1个小时路程,他一言不发,心中无数遍默念:父亲不能离去。

那日,资富村尤榨组的黎明,并非静悄悄。距家不足30米的土丘处,何华元远远看到亲友乡邻拥堵一团,听到外婆和姨妈呼天抢地地嚎哭。他渐渐意识到,事态严重。姨父一把搂住他,低声说,“华元,你的一对孩子都没了。”这个32岁的男人顿时两腿发软,瘫倒在地。

1997年,何华元初中没毕业就南下务工,一直在深圳一家模具厂上班。2002年,他和同厂的河南女孩常青(化名)恋爱。2003年2月,女儿何佳怡在资富村家里出生。次年4月8日,两人补领结婚证,交了500元罚金。2007年,儿子何佳诚出生。

有了一双儿女后,何华元工作更有动力,他担任了厂里一个小部门主管。然而,好景不长。2010年10月24日,何华元和常青离婚,一双儿女交由何家抚养。

“前妻想带走一个孩子,我不想他们姐弟分开。”这个男人泪如雨下,“早知今日,我宁愿当初让她领走一个。”

为节省往返近千元的车费,一年到头,何华元只有春节才回来。这次回家,他带回了3个旧,“几十块钱一个收购的,能让女儿听歌拍照。”当晚,他在火车上给儿子买了一本数学口算书籍,给女儿选了一套魔力听歌的碟,花了70块钱,“我答应了女儿,过年再买羽毛球拍回来。”

6日,他在上更改了一条心情动态:青春并不忧伤,却被我们演绎得如此凄凉。

这个32岁的男人有妻离之苦,更有丧子之痛。自离婚后,何华元言笑稀少。为重拾家庭温暖,去年何家花了17000元把房子翻新。二楼阳台用彩色瓷砖拼了四个醒目的大字:幸福之家。何华元用多年积蓄在镇上买了套房子,刚交了5万元定金。他寻思着,女儿明年考入镇上中学,读书也方便。而今,“幸福之家”

毁于一旦,意外给何家带来的伤痛深入骨髓。

无人知道,这些揉碎的奖状,曾寄予了孩子寻母的期望。奶奶告诉她,只要好好读书,她就能去大城市里找妈妈。

直至生命一刻,小佳怡左手腕上还戴着她心爱的粉红色卡通手表。只是,时间永远停在了7月5日晚6点56分。

7月4日晚,祖孙四人在一楼堂屋看电视,佳怡告诉奶奶,她的表带断了,想换块新手表。这块表是姑姑两年前给她买的,12块钱。廖社良看到手表还在转动,就让孙女将就着戴到年底,等姑姑过年回来再买新的。

看完电视后,佳怡用剪纸的剪刀在表带上戳了两个小洞,再用橡皮筋套进去,将表带连接好,又开心地戴在手上。和大多数小女孩一样,佳怡爱粉红色。她曾偷偷给自己的T恤剪开一个扣眼,缝上一颗大大的粉红色扣子。奶奶说,这扣子太大,和衣服不搭。

翻开小佳怡的作文本,娟秀的笔迹记录着一个美丽的梦:“我10岁生日到了。随着一阵鞭炮声响,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和姑姑都围着我。爸爸送给我一个铃铛,妈妈送我一件漂亮衣服,奶奶送我一个芭比娃娃,姑姑给我买了双红靴子。爷爷说,

原标题:湖南留守姐弟落水溺亡曾称要去大城市找妈妈

原文链接:

稿源:光明

作者:

首页前一页[4][5][6][7][8][9]

佛山市铝合金异型材定制
连续式炭化炉厂家
家用智能节电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