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

相爱相杀的职业体育和奥林匹克

2019-06-09 11:19:50 | 来源: 健康

儿童抗病毒的药有哪些
儿童抗病毒的药有哪些
儿童咳嗽

在宣布退出奥运会高尔夫比赛时,麦克罗伊曾表示自己会观看奥运会“田径、游泳、跳水等项目”,并不包括高尔夫。可在里约当地时间8月15日上午,他便被好友贾斯汀·罗斯“出卖”了。

“他一直在关注我的比赛,也知道这个对我的意义有多大,他还强调非常希望高尔夫能在奥运会有个好前景。”凭借一记小鸟球,罗斯成为112年奥运会历史上夺得高尔夫奥运会金牌的运动员,但在第二天上午举行的发布会上,以畏惧“寨卡病毒”为理由退出奥运会的高尔夫名将麦克罗伊仍受到巨大关注。因为在宣布高尔夫回归奥林匹克大家庭的时刻,包括他在内的世界排名前四的选手都选择了退出奥运会。

当罗斯在有水豚行走的球场为英国队争取到这枚颇具历史意义的金牌时,麦克罗伊坐在电视前关注这件“重要的事”,正如奥运会与职业体育的关系,无论遥控器如何调拨,彼此之间始终隔着一个屏幕。

奥运会为何不受职业体育青睐

退出的不止杰森-戴伊、达斯汀-约翰逊、斯皮思和麦克罗伊,在有奥运会高尔夫参赛资格的世界前30名高手中,共有12人选择了退赛。而球方面,除了排名世界第3的费德勒因伤缺阵,包括瑞士的瓦夫兰卡、加拿大的劳尼奇、捷克的贝尔迪赫与奥地利的蒂姆也纷纷退赛,让男世界排名前30的选手中,也有12人没有出现在里约。

吸引世界上的职业体育运动员进入奥运会,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国际奥委会实行的一项推广宗旨。但这个宗旨却在本届里约奥运会上,因高度职业化的高尔夫球项目加入及球项目取消赛事积分,备受现实考验。

“和强调促进国家、青年人体育交流,凸显体育文化特质的奥运会相比,职业运动员习以为常的是另一个路径,即出售他们的职业表现。” 体育营销专家张庆向中国青年报·中青表示,由于奥运会没有过多物质上的奖励,即便部分国家政府会设立奖励,但运动员所得和职业收入相比依然相差很多。

如球四大满贯不停翻倍的奖金额度,光是单打的奖金一般都在1500万元人民币以上,这是职业选手参加奥运会无法得到的。“且职业体系相对成熟的项目,运动员通常有自身的职业比赛节奏,“所以,基于自身发展考虑作出的决定应予以理解。”张庆提及的比赛节奏,在这个夏天的坛可见一斑,夹在温和美中间的奥运会,无疑会让不少运动员加重身体负担,缺少物质奖励的奥运会再度雪上加霜。

但为选手诟病的是积分的取消。球名将德约科维奇就曾在奥运会开赛前,公开质疑里约奥运会球比赛的新规,“怎么能没有积分政策?”塞尔维亚人似乎找不到在奥运会取消积分的理由,在他看来,奥运会可以称得上“第五大满贯”,甚至因4年一届而更显珍贵,取消积分的做法等于把球员往奥运会的大门外又推了一把。

还有一个反对声如潮的项目是正在积极向职业靠拢的拳击。今年6月1日,在苏黎世举行的特别代表大会上,国际奥委会承认的拳击组织国际拳联AIBA通过决议,称将全面放开职业拳手参加奥运会,而在洛桑会议上,在88个国家和地区的参会代表中,有84人支持这一决定。国际拳联主席吴经国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专访时表示,“奥运拳击通常被称为业余拳击,现在没有人是业余的,每个人参加体育活动当中,多少已经超过了业余的范畴,为运动员未来发展走出一条路,是推出此举的一大理由。”

可IBF(国际拳击联合会)全球主席达里奥-皮普尔斯称:“在反对职业选手与业余选手同场竞技上我应该表达自己的立场,那是危险的事情,我100%不赞成。”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专访时,达里奥表示,由于技术水平和生理上的成熟度完全不对等,职业拳手和业余拳手的对垒,很有可能给业余拳手带来伤害,且打通职业与业余的通道,并非那么简单,“近几年,中国拳手发展较好,比如邹市明和杨连慧都是有天赋的拳手,但在过度到职业范畴的过程中,成功率仍相对较低,“他们正处于发展过程中,也成为了证明业余和职业巨大差别的明显的案例。”

奥运会与职业体育的距离若远若近

“拳王”泰森担心的却是职业拳手。“荒谬”、“愚蠢”,两个形容词背后是“有的职业拳手会被击败”的预言,“这是会发生的事情,如果这些业余选手像我在上世纪80年代遇到的那些来自俄罗斯、古巴的选手,前三四个回合职业拳手可能都无法打到他们,因为前几个回合业余选手移动迅速,职业选手很难适应。”

不料泰森一语成谶。今年6月,通过在委内瑞拉举行的一场预选赛,3名职业拳手加入到本届奥运会的名单中,其中曾战胜邹市明的前IBF蝇量级拳王阿泰·伦龙,和喀麦隆的前WBO(世界拳击组织)中量级过渡拳王哈桑受瞩目,可惜,前者在上演了一场类似摔跤的表演后,便被法国小将技术性击倒,而哈桑甚至没能闯过首轮。职业拳击与业余拳击这次深度握手,因亟待更加明晰的判罚规则和留给职业拳手备战、降重等时间不够充分等原因,显得仓促而狼狈,二者的距离不近反远。

而另一个与奥运会逐渐疏离的正是让德约科维奇兴趣索然的“取消了积分的奥运球”。由于职业化体系形成较早,球一直在与奥运会的博弈中占据主动,1924年便退出过奥运大家庭,后来随着项目影响力逐步提升,1988年汉城奥运会,球又被国际奥组委邀请重返正式比赛项目,当时的球也像现在的高尔夫一样经历过退赛潮。为吸引选手参赛,2000年悉尼奥运会,ATP和WTA才开始为奥运参赛球员设立巡回赛积分,可惜在去年国际联与ATP因赛事利益发生冲突后,奥运会成了躺着中枪的牺牲品。因此,卫冕男单的穆雷似乎除了金牌和一掰就坏的奥运纪念品,收获更多的只有精神上的荣誉和记忆。

可也不是所有职业化程度高的项目都在奥运会面前扮相高冷。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NBA就因为派出群星代表美国男篮取得优异表现,得到“梦之队”称号,将自己推广到全世界,而支持选手参加奥运会也在此后成为NBA的惯例。即便现在球星热情度也有所下降,如本届奥运会哈登、库里、格里芬等人纷纷缺席,但在格兰特的领衔下,梦之队依然给了奥运会不少底气。

“FIBA(国际篮联)商业化建设上与FIFA(国际足联)差距较大,如世界篮球锦标赛和世界杯,始终没有形成自成体系的完整商业化平台,在这样的背景下,其对NBA不构成威胁,NBA支持奥运会,也就做个顺水人情。”在张庆看来,非赛季组织球员参加比赛,对NBA并没有多大影响,反而拥有各国联赛自成体系的FIFA,很难给予奥运会足够支持。

从早排斥职业运动员参与到现在业余选手准入门槛攀高,黄亚玲表示,在奥运的字典里,职业和业余的界限趋于模糊。两者若远若近的距离,在张庆眼中就是动态平衡的过程,“就像以前奥运会拒绝商业化,但洛杉矶奥运会后有了明显变化,办赛成本越来越高,对职业体育的态度也是这样。”但在奥运会的巨型杯碟中,除了部分职业化程度高的项目外,大量非主流项目也不可小觑,这让奥运会具备还没有哪个单项体育组织可以对其形成挑战的底气,“高尔夫、球出现的变化,都不足以左右奥运会的全球影响力,至少对公平的追求和促进青少年通过体育成长的价值是其他单项运动无法替代的。”

职业选手参加奥运会并非无动力

“砰”,当罗斯轻轻推杆,小白球掉入洞中,这个27岁就登上欧巡赛奖金榜首座年轻的奖金王,他振臂大喊了一声,然后紧紧抓住左胸口绣在衣服上的英国队标志。“如果我不参加这次比赛,我将会非常后悔,它影响了我的赛季、我这一年甚至今后4年的计划。”罗斯表示,他已经把2020年东京奥运会排上了日程。

罗斯在高尔夫选手中“反其道而行之”的做法,穆雷能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也有自己的理由,但我、纳达尔、德约都在这儿,还不能说明什么吗?”在奥运会开赛之处,穆雷曾在发布会上被问及众多球星退赛时回应,对已经习惯职业体育空气的高水平选手来说,能代表国家出战,滚动,也许是一种不忘初心的诱惑,“看看纳达尔,他带着伤还选择三线作战。”

对于职业拳手加入奥运拳击比赛,拳坛名宿小罗伊琼斯是少数的支持派,他曾对中国青年报·中青表示,“这是一个好主意,对于一些国家而言,奥运会可以让你的拳手站上,我认为这样能为年轻人提供更多机会。”而他本人曾在汉城奥运会上遭遇争议判罚告负。

小罗伊琼斯的观点与张庆趋同,“对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奥运会设项对推动项目在本地发展有很大帮助,例如棒球、女足、女篮等,没有奥运会,它们在国内的开展就会受到影响。”张庆表示。而这次高尔夫回归奥运大家庭,对中国高尔夫运动的发展也是一次契机,国家体育总局小球运动管理中心小球一部部长金宏文透露,此后将探索一条利用举国体制优势和市场结合的职业化高水平运动员培养路子,“高尔夫项目需要单兵小团队,而国家队则有复合型团队,根据队员的个人团队要求,我们再派出体能、心理或医疗专家。一方面要调动市场力量 ,一方面也要给予体制的支持,比如林希妤之前出现竞赛心理问题,就主要靠国家队的心理专家帮助调试。”

目前,里约奥运会的男子高尔夫项目已经结束,中国选手吴阿顺和李昊桐位列第30位和第50位。由冯珊珊和林希妤出战的女子组比赛也已经开杆,冯珊珊将为中国队争取一枚里约奥运会奖牌。( 梁璇)

福田CNG巴士已通过美标测试在北美下线
野外烧烤小心“甜蜜陷阱”
火锅店内老鼠从天而降掉进火锅 跳出来咬伤食客手臂

猜你喜欢